出生于梨园世家的北京京剧院著名京剧武生叶金援,多年以来一直作为梅葆玖先生的贴身助理和秘书,陪伴在梅先生身边。梅先生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叶金援都紧紧跟随,一直帮助和照顾着梅先生。梅先生病倒之后,叶金援每天都到医院忙前忙后,陪伴梅先生和家属,迎来送往接待各界探望者,联系和寻找各种治疗方案……昨天,梅先生辞世,他在巨大的悲痛中还一直忙着安排和处理各种后事,直到晚上七点多才从医院回到家中。一向利索能干的他,由于连日来各种琐事和沉痛的心情,此时也流露出了疲态,但他依然强忍着悲痛,含着眼泪,哽咽地向本报记者详细讲述了梅先生病逝前的各种情况,以及他和梅先生之间难舍的情感。

 

       病情一好就问大夫:“我能不能工作”

 

       叶金援2001年从北京京剧院艺术指导委员会调到梅兰芳京剧团任业务副团长,后来还担任支部书记,一直到2008年办理了退休手续,梅葆玖老师认为工作上很需要他,就跟院里打报告,于是他就继续担任梅老师的助理和秘书,从各方面帮助梅老师的工作。到今年,叶金援跟随梅葆玖先生八年,再加上之前在梅兰芳京剧团工作的时间,他和梅先生共事了16年,堪称是最了解梅先生的人。

 

       “我们两个人都是演员,都是梨园世家后代,我是唱武生的,梅老师是唱大青衣的。梅老师是梅兰芳京剧团的团长,是我的领导;他比我年长13岁,也是我的好兄长,我们都管他叫九哥;我们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梅老师非常信任我,这些年,无论是他的生活、社会活动、演出任务,还是剧院的工作,我都一直陪伴着他,彼此之间感情非常深厚。今天梅老师离开了我们,我心里非常沉痛,闭上眼睛,一幕一幕都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说到这些,叶金援声音哽咽。

 

       多年陪伴梅先生的叶金援很了解梅先生的病情,他告诉记者:“梅老师长年患支气管哮喘,遇到天气忽然变冷,就会犯病。2015年,我们到山东革命老区演出,我陪梅先生一起过去,结果在山东机场,梅老师这个病犯了一次,突发性支气管痉挛,当时在机场,我紧随他的身边,所以抢救比较及时,他从昏厥中苏醒过来了。”

 

       让叶金援特别感慨的是,梅先生被抢救过来之后,没有停下自己的工作,“他对继承和传承梅派艺术的责任非常重视,他也有很大的压力,因为年龄慢慢增长,让他有一种紧迫感,所以他在年事已高,并且知道自己身体有薄弱环节的情况下,依然给自己很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