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好好在昆剧《扈家庄》中饰演扈三娘。  资料照片

本报记者 诸葛漪

  刚刚过去的周末,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没有休息。周六,她守在俞振飞昆曲厅,看昆五班表演;周日,她和《临川四梦》团队商量舞美设计。算起来,今年是谷好好从艺30周年,她说:“做一个团长,比做一个名角更难。”

  公平公正,大家才会心服口服

  作为上昆史上最大规模巡演,《临川四梦》中,《南柯梦记》最让谷好好牵肠挂肚。该剧由平均年龄20岁出头的昆五班演员挑大梁。不少同行觉得太冒险。对此,谷好好说,“我自己是个演员,深知等待滋味。老艺术家有成熟之美。同时,戏曲也可以是年轻的时尚艺术。青春就是美。”
  2013年谷好好成为上海昆剧团团长,“甜蜜的重担”落在了她肩上,“上昆五班三代人,全国没有哪个昆曲院团有如此整齐阵容。然而‘兵将’一多,如何布阵就成了问题。毕竟每个演员都渴望站在舞台中央。”无数双眼睛盯着谷好好,她选择了“退”,在舞台表演、社会人脉最成熟的这三年,她极少再登台主演大戏,“我了解演员的顾虑,当上团长,不能顾着给自己排戏、争角色。只有公平、公正去统筹剧目、培养人才,才会让大家心服口服。”
  历时3年,谷好好排兵布阵图渐露雏形:一批国宝级老艺术家借由全国首创昆曲学馆制,将毕生所学传授给后辈;为黎安、吴双、沈昳丽等中生代艺术家量身定制代表剧目,成为全国昆曲领军人物;新一代演员以扎根传承为主,有机会参演新编戏体验创作,他们是上昆后几十年发展的梯队财富。
  “昆五班小朋友比我们幸运,才进团一年,就能演上《南柯梦记》。昆三班、昆四班前辈为他们配戏。”1994年,谷好好进入上海昆剧团,当时正处于戏曲演出低谷,台下观众不及台上演员多。谷好好他们一代坐了10年板凳当上主角。窘迫时,她曾在餐厅端过盘子跑过堂。“现在观众、演出、市场都不缺。”谷好好对小朋友叮咛最多的是,“要努力、要团结。”排演《南柯梦记》,老艺术家蔡正仁手把手指导青年演员卫立,“有天蔡老师急匆匆跑来,‘不得了了,卫立练吐了’,那真是爷爷疼孙子般的关爱。多幸运的一代人。”
  今年春节过后一个多月,《临川四梦》世界巡演的排演计划早就定满了。上昆正在筹备另一部大戏《芈月传》,同样计划由新人担纲。消息传出,演出商纷纷投来签约意向,希望巡演70场。在谷好好看来,这正是剧目创作、人才培养、市场营销联动成果,“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观众群,我们不能再是一代人打压另一代人,永远是窝里斗。人才与市场培养应该分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