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全国共有374个戏曲剧种,到2012年已经减少到286个,减幅为23.5%,其中,74个剧种只有1个职业剧团或民间班社,处境岌岌可危,面临“团散剧亡”的困境……日前,文化部披露的数据显示:我国地方戏曲处境堪忧,保护扶持迫在眉睫。

文化部的数据同时显示,地方戏曲剧种流布范围也严重萎缩,19个省市剧种减少,大约只有40个剧种能经常参与全国性展演活动。戏曲演出退守农村市场,2011年全国2417个戏曲院团在农村演出71.54万场,占总场次的87.62%;农村观众为29427.44万人次,占观众总人数的19.07%。总的看来,我国地方戏曲院团呈数量逐年减少、剧种活力逐步减弱之势。

专家分析,地方戏曲之所以面临如此窘境,一是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方言功能弱化,新的娱乐方式兴起,戏曲逐步失去了原有的生存环境。二是对戏曲艺术的重要作用和独特价值认识不到位,扶持力度不够。三是戏曲艺术创新不足,难以与时俱进。人才低端化、观众老龄化,戏曲传承后继乏人。

谈到基层院团人才紧张,文化艺术司有关负责人说,从前段时间的调研情况来看,各地普遍存在编剧、导演、作曲、舞美等专业创作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严重不足的问题。比如国内共有200多家豫剧团体,但专业作曲家只有2个,而且已年逾古稀。

这位负责人分析说,基层艺术人才匮乏,有认识的问题,“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观念在破除人才流动藩篱、合理配置人才资源方面发挥过积极作用,但许多艺术院团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矫枉过正”,不仅撤销了创作部门,而且不再留用和培养创作人才。还有就是部分艺术专业“招生难”,直接反映在高考的“招录比”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为200∶1,中国戏曲学院还不到3∶1。另外,收入过低也致使这个行当失去吸引力,所谓“台上光彩,台下艰辛”。

地方戏曲存在的上述问题,直接促成了文化部日前出台实施地方戏曲剧种保护与扶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