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刘三姐》

根据吴琼、余佑达、梅伟慈、徐庆平等演唱记录

创 编:“刘三姐”剧本创作小组

改 编:广西壮族自治区“刘三姐”汇演大会

编 曲:时白林(部分吸收原歌剧中的唱段)

一、投亲

刘三姐:唱山歌来哟,唱山歌,这边唱来那边和。

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滩险湾又多。

唱歌好,树木招手鸟来和。

江心鲤鱼跳出水,要和三姐对山歌。

老渔翁:(白)小姑娘,你唱得好,唱得好哇!把我这七十多岁的老头子都给迷住啦!

刘 二:(白)老伯,你莫夸奖我妹子了。

刘三姐:莫夸我,画眉取笑小阳雀,黄嘴嫩鸟才学唱,绒毛鸭子初下河。

(白)老伯,你来唱我来学!~

老渔翁:(白)要我唱?

要我唱我就唱,牙齿不全口漏风,

我若开口唱一句,虾公鱼仔脸都红!

刘三姐:老伯莫讲口漏风,唱得云开日头红。

山歌好比拦江网,鱼鳖虾蟹落网中。

刘 二:(白)下滩了。

老渔翁:(吆喝)下滩喽!

刘 二:(白)三妹,水急浪高,你要站稳着啊。

刘三姐:浪涛涛,河里鱼虾都来朝,急水滩头唱一句,风平浪静乐逍遥。

刘 二:(白)三妹,风也没有平,浪也没有静,你怎么就不懂得怕呢?

刘三姐:浪送船行风送帆,唱起山歌弯又弯,

山歌唱破千层浪,船过一滩又一滩。

老渔翁:(白)唱得好哇!

过了一滩又一滩,莫怕艰险莫怕难。

刘三姐:只要留得长流水,有朝冲倒九重山。

刘三姐

:只要留得长流水,有朝冲倒九重山。

老渔翁

老渔翁:(白)小姑娘,你唱得太好了!你是哪里人?尊姓啊?

刘 二:(白)唉,老伯,你不晓得哟。

我兄妹在罗城砍柴织笠度光阴,妹妹年幼性执拗,不知天高和海深。

皆因唱歌惹——惹了事,这才离乡弃土来投亲。

老渔翁:(白)投亲?你们是不是来找韦老奶奶的?

刘 二:(白)哦?来找韦老奶奶?

刘三姐:(白)老伯,你怎么晓得?

老渔翁:(念)嗨!

高山打鼓远闻声,三姐唱歌久闻名。

(此半句听不太清)九闻九闻又九闻!

哈哈哈……

刘三姐:(白)老伯,你讲笑话了。

二、霸山

采茶女:(合)春天茶叶嫩又鲜,嫩又鲜,姐妹双双走哇走哇茶园哟依哟。

满山茶树妹手种,妹手种,辛勤换得茶满园,茶满园,

哪呼依嘿哟,茶满园哟依哟。

春天茶叶香又香,香又香,茶山一片好哇好哇好风光哟依哟。

自己种来自己采,自己采,甜满心头香满筐,

哪呼依嘿哟,香满筐哟依哟。

一采茶女:(白)姐妹们,你们看哪,这茶枝密密的,茶叶多多的,

老渔翁:(白)味道香香的!

采茶女:(白)老公公!

老渔翁:(答应)哎!哈哈哈!

一采茶女:(白)老公公,你看我们这茶山好不好?

老渔翁:(白)前几年哪是一片荒山野岭,如今哪,变成花果山了哦!

(接唱)满山茶树满山花,蝴蝶采花妹采茶,

一片茶叶香百里,赛过园中茉莉花!

一采茶女:(白)老公公,你不在河里打鱼,来石山做么事啊?

老渔翁:(白)呵呵呵,是你们茶山的香味,姑娘们的歌声把我老汉引上来的呀!

一采茶女:(白)老公公,自从你把三姐接来这里一年多,我们学会好多歌了喂!

一采茶女:(白)老公公,我晓得你是来找三姐的,三姐上山打柴去了,一下就回来。

老渔翁:(白)好啦,你们快采茶吧!

一采茶女:(喊)姐妹们,采起茶来!

姐妹生得灵巧手,采茶好比绣呀绣金球,

上采好似蝶恋花,下采好似金鱼游。

左采好似龙难水,右采好似凤点头。

采得春风笑开口,采得青山笑点头。

老渔翁:今年采茶手提篮,明年采茶用肩担。

长街换得红绒线,绣个金球与哥连。

采茶女:(白)老公公,你又讲笑话了。

老渔翁:(白)嘘!莫吵,你们听……

刘三姐:姐砍柴来哟姐砍柴,挑起柴禾把口开,

柴禾压弯竹扁担,山歌伴姐转回来。

男青年:(白)哎,趁着大家休息,我们和三姐攀歌,好不好啊?

女青年:(白)三姐开口是歌,见什么唱什么,你哪里是她的对手?

男青年:(白)怕什么?人多智广,又有老公公当军师,今天哪,我们一定要对赢三姐!

哎,三姐来着!

刘三姐:阿哥阿妹上山坡,打得柴多歌更多,

砍柴要砍黄莲树,唱歌要唱欢乐歌。

众 人:(白)三姐!

男青年:(白)三姐,大家等着和你攀歌呢!

众 人:(白)三姐,你就唱一个吧!

男青年:你不哇唱歌,我猜谜,歌声引出歌神来啊!

花开引来蝴蝶舞,有心引姐上歌台!

刘三姐:心想唱歌就唱歌,心想撑船就下河。

你拿竹篙我拿桨,随你撑到哪条河!

小 牛:什么结子高又高,什么结子半中腰?什么结子成双对,什么结子棒棒敲?

刘三姐:高粱结子高又高,玉米结子半中腰。豆角结子成双对,熟了芝麻棒棒敲。

众青年:什么有嘴不讲话,什么无嘴闹喳喳?什么有脚不走路,什么无脚走天涯?

兰 芬:菩萨有嘴不讲话,铜锣无嘴闹喳喳。板凳有脚不走路,

刘三姐:大船无脚走天涯。

众姑娘:什么结果抱娘颈,什么结果一条心?什么结果包梳子,什么结果披鱼鳞?

刘三姐:木瓜结果抱娘颈,芭蕉结果一条心。柚子结果包梳子,菠萝结果披鱼鳞。

刘三姐:什么水面打筋斗,什么水面起高楼?什么水面撑雨伞,什么水面共白头?

众青年:鸭子水面打筋斗,大船水面起高楼。荷叶水面撑雨伞,鸳鸯水面共白头。

刘三姐:什么大大四四方,什么双双坐中堂?什么样人常来往,什么饱吞万担粮?

老渔翁:猪栏大大四四方,

兰 芬

:公猪母猪哟,哈哈……

冬 妹

刘三姐:老爷奶奶罗,坐中堂。

男青年:抢食猪肴罗,常来往,

刘三姐:饱吞千空罗,

众人合:哦哦哦啦,啦啦啦哦,哦……

男青年:喂,你们看这是什么?

老渔翁:莫家在此安葬祖坟,从今天起,封山禁林。

男青年:哼,莫海仁这个狗贼子!

刘三姐:众人天,众人地,众人河川众人山,众人茶山众人管,与他莫家不相干!

兰 芬:开天劈地到如今,未曾见过禁山林!

小 牛:谁人敢把茶山禁,叫他一箭命归阴!

冬 妹:莫家财多势大,和官府常来常往,你怎么斗得过他呢?

刘三姐:一根火柴也难起火,柴多火苗高过天,只要众人同心意,不怕莫家霸茶山!

众 人:不怕莫家霸茶山!

莫进财:哎,哎,你们讲什么?老爷今日有令:严禁采茶霸林!

刘三姐:哼!西山原是荒山岭,不见茶树不见林,问你莫家那时节,不葬祖坟为何情?

西山如今会生财,全因穷人把茶栽,一片茶叶一滴汗,莫家强抢该不该?

众 人:不该不该大不该!莫家强抢大不该!!

莫进财:(白)好哇刘三姐!唆使刁民与莫老爷做对,你,你等着瞧吧你!(进财下)

众 人:哈哈哈!

刘三姐:(白)兄妹们,我们还是采茶砍柴去吧!

三、定计

莫进财:老爷!老爷!

莫海仁:何事惊慌?

莫进财:唉呀,老爷呀!

奉了老爷命,前去禁山林,山上众穷鬼,砍柴采茶闹纷纷。

禁牌被拔掉,开口还骂人,她说老爷你——

莫海仁:我怎么样?

莫进财:封山原是霸山林!

莫海仁:什么人如此的大胆?

莫进财:为首就是刘三姐,

莫海仁:又是那刘三姐?!

莫进财:她唆使刁民,不许——不许莫家霸山林。

莫海仁:这个黄毛丫头,三番五次与我做对!我恨不得将她!

莫进财:将刘三姐一刀……

莫海仁:不可,进财,你来看,(指鸟笼)鸟儿进了金丝笼,叫它有翅难飞腾!

莫进财:哦!笼中鸟!

莫海仁:哈哈哈……自古道:射人先身马,擒贼先擒王!

这样既可以封住她的嘴,又可以离间她与众刁民。快去把王媒婆请来。

莫进财:哎!老爷高才,老爷远见!

四、拒婚

刘三姐:拿起镰刀会割麦,拿起竹篾会编箩。

篾里引出千条线,口里唱出万首歌。

边纺棉来边唱歌,一条一线飞出窝。

刘 二:三妹,做活你也唱么事哦?

刘三姐:本因妹子来讲话,又怪妹子来唱歌。

刘 二:唱吧,唱吧,三妹,我也管你不得了。

刘三姐:讲吧,讲吧,二哥,我也拿你没有办法了。

刘 二:三妹,你在家好好纺纱,不要出去砍柴了。

刘三姐:嗯,二哥,你要早去早回呀。

王媒婆:哟,三女儿啦,三女儿,你真是聪明能干喏!

刘三姐:亲手种棉亲手纺,自己织布自己穿,三姐不爱人夸奖,花言巧语莫来谈!

王媒婆:不是妈妈夸奖,你这样才貌十全,日后定享大福。

刘三姐:天大福气不稀罕,三姐偏偏爱种田,从小生来有双后,哪愁吃来哪愁穿!

王媒婆:三女儿哎,你哥哥呢?

刘三姐:我哥哥哪有你清闲,他下地干活去着。

王媒婆:三女儿,我今天是来向你兄妹道喜的呀。

刘三姐:王妈妈,什么喜呀?

王媒婆:三女儿,看你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哦,你唱得一口好歌,又长得如花似朵,

东西南北,远远近近是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啊?三女儿,你的时运来着!

本村莫,莫老爷……

刘三姐:莫老爷有良田万顷,

王媒婆:是啊是啊,

刘三姐:莫老爷有家财万贯,

王媒婆:对哟对哟!

刘三姐:莫老爷家吃的是山珍海味,

王媒婆:是哦是哦,

刘三姐,莫老爷家穿的是绫罗绸缎,

王媒婆:对哟对哟!

家财万贯且不讲,

刘三姐:奶奶太太有九房。

王媒婆:大小九个不生养,

刘三姐:但愿人间绝虎狼!

王媒婆:进财找我好几趟,

刘三姐:你要做媒我相帮。

王媒婆:三女儿哎,你真乖哟!

刘三姐:不知莫老爷又想找哪一个?

王媒婆:这个…… 一要人品最风流,

刘三姐:二要能说又会讲,

王媒婆:三要远近都闻名,

刘三姐:四要才貌两相当。

王媒婆:这个人哪——

刘三姐:这个人也不难找啊?

王媒婆:远在天边,近在——

刘三姐:近在眼前!

看你人品最风流,扭扭捏捏到处游,看你能说又会讲,好比癞狗吠日头!

看你名声传得远,臭名鼎鼎盖九洲,看你才貌两相当,黄牙白眼一嘴油,

你同老爷两相配,好比山猪配花猴,烧香谢天又谢地,我送你鬼婆出门楼!

王媒婆:呸!刘三姐,你可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刘三姐:好篮从来不装灰,好人从来不做媒,今日碰着刘三姐,红薯落灶你该煨!

刘 二:三妹,什么事啊?

王媒婆:莫老爷看上了你家三姐,老娘好心好意过来说媒……

刘三姐:给你大漏九十九,叫声媒婆你快走!

王媒婆:老爷等你开金口,婚事不成我不走!

刘三姐:山中狼虎我见过,难道不怕一条狗!

刘 二:王媒婆,我们家人命苦,实在不敢高攀。你快走吧。

王媒婆:好,你们兄妹不识好歹!要是惹恼了莫老爷,收回你的田地!莫老爷来着!

莫海仁:王媒婆,休得与他罗嗦!只要答应亲事就不用退田还债!

刘三姐:说的什么媒?娶的什么亲?分明起的是歪心!

葫芦里面装的是什么药?三姐一眼看得明!

莫海仁:岂有此理!你竟敢说老爷是歪心!

刘三姐:霸山说是葬祖坟,接着你又来提亲,外面门神没有鬼,分明是怕我唱歌人!

莫海仁:什么?老爷怕你唱歌?

莫进财:诸位诸位!我们老爷还会怕他唱歌?真是笑话,笑话!

刘三姐:那好嘛!

三姐生来脾气怪,只爱山歌不爱财。

你既不怕我唱歌,结亲先要摆歌台。

谁能唱歌唱赢我,不用花矫走路来!

莫海仁:什么?你要对歌?

刘三姐:按我们壮家的规矩,要想结亲就对歌!

莫海仁:好!走!

五、对歌

众人合:山对山来崖对崖,河边搭起对歌台。

啊…… 满天乌云也唱开!

刘 二:听说今天来和三姐对歌的是莫家特地从外地请来的秀才。

小 牛:莫说是外地请来的秀才,就是京城请来的壮元也不怕!

刘三姐:一把芝麻撒上天,我有山歌万万千,唱到京城打回转,回来还唱十把千!

老渔翁:哎!莫海仁请来的三个秀才从那边上岸来喽!

刘 二:三妹,莫海仁请来的三个秀才一定是满腹文章,你要用心对才是啊。

小 牛:乡亲们,我们试他一下,看他们是秀才还是蠢才!

众 人:唱歌擂台已摆开,三头两句你莫来。

三头两句你莫唱,快卷包袱穿草鞋!

三秀才:好大的口气。

李秀才:莫老爷未到,我们可以置之不理呀。

罗秀才:哎~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看看刘三姐是何等人也?

陶秀才:喂!你们哪个是刘三姐呀?

老渔翁:上山砍柴要用刀,出门过河要架桥,

壮家用歌来问话,无歌你就夹尾逃!

刘三姐:隔山唱歌山答应,隔水唱歌水回声,

今日歌场初见面,三位先生贵姓名?

陶秀才:问我等姓名么?三春花开我最先,

李秀才:兄红吾白两相连,

罗秀才:道行桥来争天下,

三人合:三人歌才赛歌仙!

刘三姐:哦,你们三个人,一个姓陶,一个姓李,一个姓罗,对不对呀?

姓陶不见陶结果,姓李不见李花开,

姓罗不见锣鼓响,三个蠢才哪里来?

李秀才:果然厉害,待我回他一首,以显得我等威风。

你就是刘三姐吗?

老渔翁:她呀,她是刘三妹,你是不是要和她试一试啊?

三 人:刘三妹?

兰 芬:你们对不过三妹就莫再找三姐了!三姐比她还要厉害呢!

李秀才:先给她来个下马威!

没有真才我不来,千里乘舟上歌台。

腹内藏书千万卷,叫你呜呼又哀哉!

刘三姐:书读万卷也白费,你会腾云我会飞!

黄蜂歇在乌龟背,你敢伸头我敢锥!

罗秀才:你莫恶来你莫恶!你歌哪有我歌多?

不信你到船上看,船头船尾都是歌!

刘三姐:不懂唱歌你莫来,看你也是无肚才。

唱歌从来心中出,哪有船装水运来?

李秀才:小小黄雀才出窝,量你山歌也不多。

那日我从桥上过,开口一唱歌成河。

刘三姐:你歌哪有我歌多?我有十万八千箩。

只因那年涨大水,五湖四海都是歌!

罗秀才:好厉害!

李秀才:我来!

不知羞!

井底蛤蟆想出头!

见过几大天和地?见过几多大河流?

刘三姐:住你口!我是江心大石头!

经过多少风卷浪,撞破多少大船头!

罗秀才:今日对歌恐怕凶多吉少,不如及早趁风转舵。

陶秀才:尚未对歌何出此不祥之言?罗兄真乃胆小如鼠也!

众乡亲:快对歌罗!

对歌为何不还歌?喉咙起了蜘蛛窝。

你既拜过孔夫子,莫把歌场来冷落!

兰 芬:莫海仁来了!

莫海仁:三位先生对赢了吧?来呀,接人!

陶秀才:且慢!方才我们和刘三妹试了几首,还未分胜负。

莫海仁:哪里有个刘三妹?

李秀才:那个不是?

莫海仁:那就是刘三姐嘛!

罗秀才:明明是刘三妹嘛!

莫秀才:刘三姐哪里有妹妹?!

兰 芬:我们比她小的就叫她"三姐",比她大的就叫她三妹,那你说她是三姐还是三妹?

罗秀才:有理,有理!

李秀才:难怪,难怪。

陶秀才:原来如此!

莫海仁:三位先生对歌,对赢了重重有赏!

老渔翁:对歌子!

莫海仁:哪位先唱?

陶秀才:我先来!

之乎也者矣焉哉,不读诗书哪有才?

开天辟地是哪一个?哪个把天补起来?

刘三姐:开口就是矣焉哉,之乎也者烂秀才!

开天辟地是盘古,女娲把天补起来!

李秀才:出个谜子给你猜,什么长年土中埋?

一旦出头惊天地,谁不知我是高才?

刘三姐:你是竹笋在山间,脸皮厚来嘴巴尖!

肚里空空无料子,只好拿来换臭钱!

罗秀才:莫逞能来莫逞能!三百条狗四下分。

一少三多要单数,看你怎样分得清?

刘三姐:九十九条打猎去,九十九条看羊来。

九十九条守门户,还剩三条--

三秀才:嘿嘿,怎么样?三条什么?

刘三姐:狗奴才!

陶秀才:你聪明来你聪明!一个大船几多钉?

一箩谷子几多颗?问你石山有几斤?

刘三姐:是聪明来是聪明,大船数个不数钉!

谷子论斤不数颗,你抬石山我来称!

李秀才:什么上圆下四方?

陶秀才:什么下圆上四方?

罗秀才:什么内圆方在外?

三秀才:什么外圆内四方?

刘三姐:箩筐上圆下四方,筷子下圆上四方。

火盆内圆方在外,铜钱外圆内四方。

罗秀才:这首,这首!

陶秀才:不好,不好,这首她对得出的。

莫海仁:快对,快对!

兰 芬:唱歌莫给歌声断,喝酒莫给酒壶干。

既然敢把歌来对,为何不见把歌还?

王媒婆:花轿来迟了,花轿来迟了,新人快上轿吧!

莫海仁:先退下去,先退下去!今日三位先生远路而来,舟车劳累,对歌暂到此为止,改日再胜负。

众乡亲:不行,不行!

小 牛:(众和)山歌擂台已摆开,输赢未分怎下台?

半路收场你认输,你不认输再唱来!

莫海仁:好,唱!

陶秀才:莫狂来你莫狂,孔子面前卖文章。

麻雀怎与凤凰比?种田哪比读书郎?

刘三姐:真好笑来真好笑!关公面前耍刀!

我们不把五谷种,要你饿得硬条条!

罗秀才:真粗鲁来真粗鲁,皆因不读圣贤书!

不读诗书怎知礼?对你先学"人之初"!

刘三姐:饭桶秀才死读书,看你越读越糊涂。

不如跟我种田地,帮拉犁耙种稻谷。

李秀才:你发狂来你发狂!开口敢骂读书郎!

惹得圣人生了气,从此天下无文章!

刘三姐:笑死人来笑死人!开口秀才最聪明!

问你几时种麦子?问你几时种花生?

兰 芬:快答,快答!

陶秀才:你发昏来你发昏,这点小事问我们!

阳春三月种麦子,八月十五种花生!

韦老奶:笑死人!哪有八月种花生?

若还三月种麦子,要你狗屎吃不成!!

刘三姐:秀才只会吃白米,手脚几曾沾过泥。

一块大田交给你,怎样耙来怎样犁?

罗秀才:听我言,我家田地大无边。

犁田耙地我试过,牛走后来我走先!

众乡亲:牛走后来你走先,问你是驴还是犍?

李秀才:谁和你们讲耕田耕地,要讲--就讲天文地理!

刘三姐:你讲地来就讲地,你讲天来就讲天。

天上为何有风雨,地上为何有山川?

陶秀才:哪一个要和你们讲天比地?我们要讲眼前!

刘三姐:讲眼前,眼前眉毛几多根?

问你脸皮有几厚?问你鼻梁有几斤?

风吹桃树桃花谢,雨打李花李花落。

棒打烂锣锣更破,花谢锣破怎唱歌?

莫海仁:快对呀!

罗秀才:见你种田受奔波,长年四季打赤脚。

不如嫁到莫家去,穿金戴银住楼阁。

刘三姐:三姐不怕受奔波,你爱穿金住楼阁。

何不劝你亲妹子,嫁到莫家做小婆?!

莫进财:他莫家有势又有财,丫环小子两边排。

王媒婆:你若嫁到莫家去,出门门步步有人抬。

刘三姐:莫夸财主家豪富,财主心肠比蛇毒!

众乡亲:塘边洗手鱼也死,路过青山树也枯!

莫海仁:岂有此理!!

陶秀才:你出口伤人!

刘三姐:高高山上低低坡,三姐爱唱不平歌。

(众和)再向秀才问一句,为何富少穷人多?!

陶秀才:穷人多者不少也,

李秀才:富人少者是不多。

罗秀才:不少非多多非少,

莫海仁:快快回答莫罗嗦!

众乡亲:不会唱歌跟我来,帮我拿伞又拿鞋。

拿伞拿鞋拿不动,丑死秀才去跳崖!

三秀才:告辞,告辞!

老渔翁:回去罗!

回去罗!回去吃饭刮顶锅。

一连吃它几大碗,免得到夜睡不着!

莫海仁:(念)你的山歌算什么,山歌怎比我家财多?

舍得黄金三百两,要你有嘴难唱歌!!

刘三姐:知道你家钱财多,见着什么抢什么。

抢米粮,抢田地,抢房屋,抢马骡。

假借风水霸茶山,强抢民女做小婆!

只有嘴巴抢不去,留着还要唱山歌!!

莫海仁:你敢造反?!

老渔翁:哈哈,莫大老爷,也好,反正你是管他造反好,正也输了!

众乡亲:笑你癞来笑你疯,灯草架桥枉费工。

桐油烧火火更旺,竹篮打水一场空!

六、阴谋

莫家丫头:三姐!

刘三姐:你是哪家姐姐?找我作什么?

莫家丫头:我是莫家的丫环,莫老爷说三姐唱了反歌,他已禀报官司府,马上就要派人来抓你,你要当心!

啊,三姐,我得赶快回去了!

刘三姐:好,谢谢你啦!

刘二哥:三妹......怎么办?

老渔翁:哼!老狗斗歌斗不过,搬来官家......

小 牛:他敢碰一碰三姐,我们大家就跟他拼了!

兰 芬:对,他禁他的,我们唱我们的。走!

众乡亲:走!

刘三姐:慢着,兰芬,冬妹你们先去歌墟上,我们随后就来。二哥,老伯,小牛,我们来商量一下。

小 牛:好!

老渔翁:哈--

莫海仁:众位乡亲听了,刘三姐为首聚众,教唱反歌。今有州官传谕禁唱山歌。老爷我念她是外乡来的人,

年幼无知,在州官面前与她担待,今后她须改邪归正,不许再唱山歌!

刘三姐:州官出门打大锣,和尚出门念弥陀。

皇帝早朝要唱礼,种田辛苦要唱歌!

莫海仁:刘三姐,你来了?

刘三姐:听说州官传谕要拿我治罪,多蒙老爷担待,特来道谢!

莫海仁:刘三姐,只要你当众认错不再唱反歌,老爷不但保你无罪,还重重有赏!

刘三姐:莫老爷,我年幼无知,不知错在何处,罪在哪里?

莫海仁:你聚众唱歌!

刘三姐:什么叫"聚众"?

莫海仁:二人为伍,三人为众。

刘三姐:聚众唱歌,该定何罪?

莫海仁:轻者责打,重者关监!

刘三姐:那聚众为首的呢?

莫海仁:斩!

刘三姐:众位乡亲!可曾记得我与莫海仁对歌之事?

众乡亲:记得!

刘三姐:他请来了陶、李、罗三个秀才,不多不少正好三个,莫海仁,聚众为首的是你,看来你的人头难保!

众乡亲:好,好!

莫海仁:刘三姐,你看这是什么?

莫进财:州官大令,禁唱山歌!

(念)刁民有服王化,唱歌扰乱民心,州官为民首想,唱歌从此严禁!

刘三姐:天上大星管小星,地上狮子管麒麟。

皇帝管得大官动,哪个敢管唱歌人?!

乡亲们!我们还是唱歌去!

莫海仁:你敢!

众乡亲:唱歌去!

刘三姐: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

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莫海仁:乡亲们......

众乡亲:山歌好比龙泉水,深山老林处处流。

若还有人来阻挡,冲破长堤泡九洲!

莫海仁:州官大人既已下令禁歌,我看还是不唱为妙!

刘三姐:好笑多,好笑州官禁山歌,

锣鼓越打声越响,山歌越禁歌越多!

莫进财:老爷,刘三姐不见了!

莫海仁:拿伞的那个就是。

刘三姐:山顶有花山脚香,桥下有水桥面凉。

心中有了不平事,山歌如火出胸膛!

莫海仁:不准唱!!

刘三姐:(众和)唱起山歌好种田,不费功夫不费钱。

(女齐唱)一不偷来二不抢,众人唱歌大过天!!

刘三姐:我唱山歌你抓人,再唱一首给你听。

穷人嘴巴封不住,要想禁歌万不能!

莫海仁:不准唱!!

兰芬、冬妹:气死他,气得螃蟹满地爬。

四面八方歌声响,气死财主老王八!

莫海仁:你们这帮小穷鬼,竟敢唱歌骂我!违抗禁令!

刘三姐:小小公鸡尾婆娑,穷人代代爱唱歌。

唱歌天旋地又转,财主官家莫奈何!

莫海仁:你竟敢目无官府?!

刘三姐:富人少来穷人多,锁住苍龙怕什么?

剥掉龙鳞当瓦盖,砍下龙头垫柱脚。

力不穷来智不尽,敢和龙王动干戈!!

莫进财:老爷,老爷--

莫海仁:都你这奴才想的好计!!

莫进财:依小人之见--

莫海仁:你还有什么见?

莫进财:老爷,还是回府另谋良策。

莫海仁:刘三姐,刘三姐,我叫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莫进财:暗箭?

莫海仁:蠢才!走罗!

七、脱险

刘三姐:日出东方月落西,行人要谢五更鸡。

鸡叫一声天亮了,狼虫虎豹藏行迹。

三姐砍柴不用刀,只用脚踩手来摇。

扯根青藤捆柴禾,唱歌送柴下山腰。

藤缠柴禾抛下崖,高山滚柴不散开!

众乡亲:人多齐同声唱,气死财主用歌埋。

三姐,你来的好早啊!

刘三姐:大家都早。走!我们一起上山砍柴去。

众乡亲:好!

小 牛:日出东山打猎去,射了山鸡射狐狸。

悬崖陡壁路难走,抓只老虎当马骑!

刘三姐:喂,小牛!

小 牛:哎!三姐!

刘三姐:我在这里!

小 牛:我--来了!

刘三姐:金丝箭袋送给哥,装满利箭挂身旁。

望哥箭箭不空发,

兰 芬:射尽世间虎和狼!

原来是个箭袋!

冬 妹:哎唷,兰芬你小心!莫掉下山沟里去了!这是三姐送人用的!

兰 芬:三姐,你送给哪个?你送给哪个?

刘三姐:哪里,冬妹讲笑的。

小 牛:三姐!

冬 妹:我讲笑的?哪!挂箭袋的来了!

兰 芬:喂,小牛哥,这是三姐送你的箭袋,快过来看!

老渔翁:咦!拿去!

山中只有藤缠树,世上哪有树缠藤?

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兰 芬:三姐,为什么只有藤缠树,没有树缠藤呢?

老渔翁:哎,兰芬,还不快拒猪菜去?

冬 妹:走!兰芬,拣猪菜去罗!

老渔翁:我也打渔去了!

小 牛:新买水缸栽莲藕,莲藕开花朵朵鲜。

金丝蚂蚁缸边转,隔水难得近花前。

刘三姐:对河有只鹭鸶鸟,眼睛明亮翅膀尖。

有心飞过连天水,莫怕山高水连天!

竹子当收你不收,笋子当留你不留。

绣环当捡你不捡,捡得忧愁捡得愁。

小牛刘三姐:连就连,我俩结交订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风吹草动天不动,水推船移岸不移。

刀切莲藕丝不断,斧砍江水水不离!

莫海仁:抓住她--!

老渔翁:小牛,快从上面放藤下来拉船。

莫海仁:哈哈哈,刘三姐,我看你这回还逃往哪里去?

刘三姐:山崩地裂我不怕,水泡九州我不惊。

三姐生来不怕死,哪怕财主谋害人!

老渔翁:小牛,放箭!

莫海仁:啊!

小 牛:乡亲们,放心吧!莫海仁射死了!

刘二哥:莫海仁射死了,恐怕官家--

村民甲:三姐,你马上离开这里,到我们那里去吧!

村民丙:对!先到我们那里去!

兰 芬:到你们那里去做什么?

村民甲:到我们那里传歌呀!

刘二哥:三妹,你和小牛一起走吧!

刘三姐:二哥,你--

刘二哥:三妹,你放心地走吧,这里天大的事情有我担待。

众乡亲:三姐,你就放心地走吧,这里有我们大家哪!

刘二哥:你要到处走,到处唱,把天下穷人的心都唱开!

八、传歌

众乡亲:送姐送到大江河,乘风破浪去传歌。

财主听见心头跳,穷人听见笑呵呵!

一人唱歌万人和,唱得江水滚金波。

江水滚滚流不尽,千年万代不断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