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那双透亮的眼睛,裘继戎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难跟京剧扯上关系。这位1985年出生的小伙子头戴黑色绒线帽,穿着时髦;他摆弄iPod touch、iPhone,也玩微博,按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很有潮范儿。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前,裘继戎刚刚在东方艺术中心完成了京剧《赵氏孤儿》的表演。《赵氏孤儿》是裘派名段,而裘派花脸的创始人裘盛戎正是裘继戎的爷爷。“我爷爷开创了"裘派"之后,整个花脸行当就彻底改变了。”裘继戎通俗地解释裘派在京剧界的地位。于是,在外界的揣测中,继承梨园衣钵似乎是裘继戎顺其自然的选择,就像他的名字一样。

  很少有人了解,裘盛戎这个名字是盘桓在裘继戎头上很大的一道光环,也是一道无形的压力。当裘继戎的父亲裘少戎英年早逝后,裘继戎的姑姑裘芸以40的年龄半路出家学戏。“你既然姓裘,就要唱戏。”她说。

  学戏是一件很苦的事情。很小的时候,裘继戎就被送到了北京市戏曲艺术学校(现北京市戏曲职业艺术学院)。“在戏校每天早起跑圈、吊嗓子,老师把小朋友的腰垫在腿上双手往下掰,最可怕的是“撕腿”——大家排成一排,最里面的人面朝墙壁马步贴紧,老师从最外面那个人往里按,简直就是酷刑。”

  但年轻的裘继戎经受住了这样的考验。他悉心听取王福来、杨振刚先生的讲习,把《赤桑镇》、《铫期》、《将相和》及武花脸戏《打焦赞》练得纯熟精进。“当我扮好装出来演《铫期》的时候,很多老戏迷、老教授都觉得我跟爷爷神似——无论是扮相、形体感觉还是唱腔声音都像极了。大家说我跟爷爷是"隔代传"。”

  曾有人问裘继戎,如果不姓裘,不学京剧,会从事什么职业?“跳舞”,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裘继戎擅长跳舞,特别是街舞,这在梨园界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他很喜欢杰克逊,把杰克逊视为神,偏爱R&B,以至于书桌上摆放整齐的黑人音乐和此类音乐光盘足有几十盘。有专业舞蹈者评价,“如果不是姓裘,他会是个很好的舞蹈家”。

  裘继戎也把京剧融合在舞蹈里。他将太极穿首、云手等小动作,配合古筝、琵琶的乐曲,用来重新演绎类似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还编出了一出以京剧音乐为背景的舞蹈《舞·武》。他解释,其实自己这些玩票性质的舞蹈本质上还是西方的,京剧等中国文化元素只是个点缀。“就好像宫保鸡丁加上一坨奶油,这不能就叫做中西结合。”

  但正是因为这些“混搭”,外界曾一度认为他是裘家的叛逆者。朋友唐义刚为他鸣不平,“唱京剧,有的人看做是工作和谋生,有的人看成是精神和生命。我觉得裘继戎将来属于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