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贾宝玉》这个颠覆性的作品,林奕华表示,现代人的精神是贫血的,他希望通过作品告诉观众,“有些经历是不可避免的,不能一步登天,有一些经验、有一些阶段,你要咬着牙走过,才能收获成长。”

  关键词:何韵诗
  “她启发我创作《贾宝玉》”

  羊城晚报:作为一个香港导演,小说《红楼梦》在你心中是怎样一个存在?
  林奕华:我从十几岁就开始看《红楼梦》,非常喜欢。中国人没有什么罗曼史,除了《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就是《红楼梦》了。贾宝玉跟林黛玉有很多精神之爱,浪漫跟精神相关,它无关家世、背景,只有你冲破樊篱、打破束缚,勇敢去爱,这才是罗曼史。

  羊城晚报:《贾宝玉》是怎么来的?
  林奕华:我也没有想过会做这样一出戏,是何韵诗要做的。何韵诗听说我要做《红楼梦》就问我,这到底是一本怎么样的书,光是听到石头补天那段,她就很有感觉,她说不如我们来做《贾宝玉》吧。

  羊城晚报:你怎么看何韵诗塑造的贾宝玉?
  林奕华:我一直看着何韵诗成长,看她如何从一个花苞开成一朵花。她是个害羞的人,只会通过唱歌、演戏表达自己。何韵诗演贾宝玉,一直专注于一个“悟”字,她觉得贾宝玉要通过反省才能够有所收获。她也想用这个戏告诉大家,有些经历是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经验、有一些阶段,你要咬着牙走过,才能收获成长。

  关键词:《贾宝玉》
  “现代人要学会不走捷径”

  羊城晚报:《红楼梦》是个长篇巨制,您为什么挑中太虚幻境、琪官送巾这些篇章放大到舞台上?
  林奕华:这些篇章是按照粤剧《红楼梦》设置的,但我们又用现代眼光做了一些调节。比如太虚幻境这一场,众仙姑通过物件刺激宝玉,希望他想起俗世的经历。宝玉说了一句话“我不是忘记,而是记不得”,很多年轻人就是这样,企图心强,观察力却很弱。你每天都去上班,路上的风景什么样,你知道吗?忘记跟记不得是两个概念。

  羊城晚报:虽然大部分篇章是按照原著走的,但结局却是一个大颠覆。宝玉大婚,新娘真的是黛玉,但宝玉居然拒绝成亲。为什么会这样设置?
  林奕华:这是一个比喻。现代教育告诉大家,捷径是重要的,人们因为害怕受伤而不敢做很多事情,我觉得这是一种病。宝玉再回到尘世,知道每个人都有使命,他的使命不是与黛玉结婚,只有经历死亡,两人才能真正相会。我也想告诉大家,所有的痛苦,都是为了得到而必须经历的付出。

  羊城晚报:虽然讲述的是大观园里的故事,但所有的演员却都身着风衣、一步裙、高跟鞋,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