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秦腔舞台表演的本质体系,大多以高亢激越、大气洒脱为主,尤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为重,一些外省的秦腔剧团往往自觉和不自觉地受其影响。西安市本土秦腔经过改革的阵痛与颠覆,早已失去原来风格归于同化,也顺应了秦腔艺术发展的主流。而甘肃省秦剧团倒在继承传统、激活传统的基点上,进行着不懈的,对秦腔艺术本体论的探索与实践。在第五届中国秦腔艺术节上,他们携带着秦腔《锁麟囊》参赛,因其音乐、舞美和演员的和谐统一,更彰显出舞台艺术的整合性,受到专家学者和广大戏迷的一致好评。
  好评如潮的秦腔《锁麟囊》,既移植又改编于京剧大师程砚秋先生的经典名剧,在保留原剧中的华彩章节同时,又把秦腔荡气回肠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著名旦角演员苏凤丽饰演的薛湘灵,大抵多了柔然之美、柔丽之举、柔和之态、柔静之措,而让人物成为了极致中的极致。苏凤丽精工于秦腔闺阁旦,多年的舞台积累与实践,使她深深认识到闺阁旦表演程式上的细腻灵活和婉丽自然,还有唱腔上的缠绵悱恻和幽远飘逸,她行之有效地把握住了秦腔艺术与自我情感的一致性,并由感性到理性认识的上升去抒写舞台人物的悲苦欢乐,形成她演戏时的从容素雅。素雅是秦腔闺阁旦的表演形式,必须达成秦腔文化和艺术素养的统一。苏凤丽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奋进于深刻,她饰演的薛湘灵,从形到神,从外到内,均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给人以舒畅流利之感,给人以静对流水之感,给人以审美享受之感,苏凤丽对焦于秦腔艺术和思想意识的层感走向,让人物厚重,让她表演质感的三个特点显现:

  一、取之于精细

  精密细致是苏凤丽参照人物且钻研于人物的结果,放之于舞台,就具备了她表演手法上的新颖度和准确度。《锁麟囊》一剧讲贫富差距,讲善德美德,也讲因果轮回,对当今和谐社会的构建有现实意义。主人公薛湘灵的故事,同样是大起大落,同样是最终的善举善应,而薛湘灵本人,又是富而不骄,贫而不贱,很有性格。苏凤丽沿通于这个刻画路径,一路庄重一路生动地走着,终是走成了人物的通体明朗,有了避雨中的赠囊,有了家道衰落的困境,有了逃难寻亲的艰辛,有了寄人篱下的感叹,有了见囊触情的颤动,有了姐妹相认的结局。这些系列化的情景,被苏凤丽研磨得密密层层又有节奏感,增添了人物薛湘灵的心灵之变和心灵感召,昭示着善意的心境历程,而心境的圆熟,正是人物圆熟的表现。唱腔上,苏凤丽按照人物不同情绪改变音色,以绵缈空灵见长,高音中音低音来回迂绕,有鸟鸣丛林之意;表演上,苏凤丽依秦腔传统程式,丝丝点点,真真切切,以舞台表演与人物相合为主,颇有春雨浸湿大地的奇妙。人物的形象与意趣在苏凤丽的表演格式里,是有步骤、有生命律动的,因此,人物就有着情怀深处的对心思的留恋与依恋,对命运征象的无奈与喟叹,十分的引人入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