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创排的新编黄梅戏《雷雨》中,由吴亚玲所饰演的繁漪一角,赢得了观众好评,她也因此获得了2013年文华表演奖。
  与话剧和影视版本不同的是,黄梅戏《雷雨》的戏剧冲突围绕着人物的内心苦闷与灵魂挣扎而展开。为了将繁漪诠释得饱满生动,吴亚玲在剧中尝试了很多戏曲特有的表演形式,塑造了一个不同以往的繁漪。“针对人物个性,我设计了不同的身段、台步、眼神、唱腔,以此来表达人物内心深处的苦闷和渴望。”吴亚玲告诉记者,“遇到繁漪很幸运,这个角色拓宽了我的戏路。一个演员的成熟,最高的境界不是唱得好、身段好,而是将人物塑造好,与剧中的人物合为一体。”
  “巧功夫”背后是“苦功夫”。吴亚玲时常告诉自己,一个演员的成功,除了机遇,自身的努力更重要。30多年的表演生涯,吴亚玲对艺术一丝不苟,她为自己立下了一条“铁规矩”——凌晨4点钟化装。这条规矩,从她作为黄梅新秀登上舞台时立下,一直到现在不曾打破一次。凌晨4点钟化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并非易事。由于戏曲表演的特殊性,戏服穿上以后,演员就不能坐,吴亚玲却用20多年的时间把这个常人难以适应的行为变成了习惯。吴亚玲笑言,与她合作过的化妆师没有不“怕”她的。她告诉记者,凌晨4点钟化装不只是画脸与更换戏服,重要的是提前 “入戏”。这不仅是对自己表演的负责、对艺术的负责,更是对观众的负责。
  吴亚玲先后在黄梅戏《无事生非》中扮演李碧翠、《红丝错》中出演章榴花、《秋千架》中饰演公主……2002年,吴亚玲凭借在新编黄梅戏《墙头马上》中饰演的李千金一角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这一系列角色成为吴亚玲在黄梅戏舞台上辛勤耕耘的有力见证,吴亚玲也因此形成了“扮相俊美、气质温存、表演含蓄”的艺术特点。
  多年的舞台艺术实践中,吴亚玲也经常在思考黄梅戏怎样能随着时代的发展更“接地气”。在吴亚玲看来,黄梅戏从民间小戏成为有全国影响的大戏,除了唱词优美、曲调婉转、容易感染观众外,也和黄梅戏善于传承坚守、勇于开拓创新分不开。吴亚玲说:“黄梅戏从未停止过发展的脚步。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探索。这些探索成功也好,失败也好,都要通过演出和观众的反响来检验,但无论黄梅戏怎么探索,绝不能失去它的韵味。”
  “剧目创作不能达到剧种发展需要的高度是制约黄梅戏事业发展的关键,也是目前剧院发展的最大困难。”吴亚玲坦言,“黄梅戏是老一辈艺术家打下的江山,但总要有后来人跟上,剧种才能发展。”

本文“吴亚玲:“巧功夫”背后是“苦功夫””最初发布时间:2014-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