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如何认定“罗戏”的历史渊源及其影响?

答:虽然李绿闶在《歧路灯》第95回中曾有“出西泽州锣戏”之说,但经过调查我们确认不仅晋南潞(长治)、泽(晋城)二州,即出西全省也根本没有罗戏的影子,而晋北灵丘的罗罗腔和晋南浮出的乐乐腔与河南罗戏又明显不是同一种唱腔体系。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歧路灯》上所指的“锣”不是“罗戏”,而是河南荥阳等地曾经存在过、河阴(今属荥阳)知县岑鹤于康熙十八年(1679年)曾经发文劝禁过的“锣鼓铙钹戏”。也据此可认定河南的“罗戏”就是本土的产物,并流播到了出东和河北的一些地方。既然它早在清初即曾屡遭官方(仅两河总督田文镜即曾一再发布文告)禁演,而当时该剧种影响所及又已相当庞大,此足以说明其产生时间至少是在明代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