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听戏看戏学唱戏就上戏曲文化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戏曲文化 > 豫剧春秋 >

豫剧春秋(52)陈素真被一伙蒙面人劫持

豫剧春秋

樊城

第十二章

2、月黑风高的雪夜,陈素真被一伙蒙面人劫持

在杞县的四年,不但奠定了陈素真成为“豫剧皇后”的基础,让她在情窦初开时遇到了最初的、也是温暖她一生的真情,还使她遭遇到了屈辱惊险,差点叩开死神的大门。

1933年元月,临近阴历新年的一天黄昏,陈素真随戏班走台口来到一个离杞县县城几十里远的偏僻乡村。戏班匆匆搭好戏台,天已经黑透了。虽然阴霾低垂,朔风凛凛,可热情的村民还是在戏台前围坐了黑压压的一片。

梨园行流行一句话,“饱着练功,饿着唱戏”,催场的锣鼓一响,全戏班的人根本顾不得吃饭,该上场的全上场了。

那晚演的是《春秋配》,陈素真唱闺门旦。戏刚开场,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来,到演一半时,就变成鹅毛大雪了。陈素真从戏台上望下去,即便是“鳖灯”照不到的地方,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雪虽然下大了,可除了那些怕冻的孩子、老人回家,还有许多人在雪地里坚持着看戏。

走台戏班的规矩,只要台下还有一个看客,台上没有唱完的戏就得演下去。

好不容易把一场戏唱完,陈素真来到“下处”——戏班歇宿的破庙,还没有站稳脚跟,突然从外面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有的举着明晃晃的刀子,有的端着黑黝黝的枪,上来不由分说,用一块黑布蒙住陈素真的眼睛,两个人架着她就走。

空着肚子在风雪中主演了一场戏,陈素真饿得前心贴后心,浑身冻得像一块冰坨子。但这时被两个大汉架着,在积雪上犹如脚不沾地般快走,无限的惊恐中,哪里还顾得上冷不冷、饿不饿?

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停住了脚步,陈素真眼上的黑布也被拉下来。

陈素真惊魂初定,揉揉眼,不禁满腹狐疑:原来她又站在了戏台上!

这帮人费这么大的事儿,居然只是想听陈素真唱戏!

那个风雪之夜,大约是陈素真的舞台生涯中最奇怪、最刺激的一次演出了,她唱了《大祭桩》,又唱了《三上轿》,唱着唱着,自己完全融进戏里去,似乎也不怎么害怕了。

尤其是陈素真唱《三上轿》时,女主人公被相府公子毒死丈夫、打伤公爹,又被勒逼着嫁给仇人为妾,最后决心以死报仇,在诀别年老的公婆和幼小的儿子时,那两段摧人心肠的演唱,居然使台下几个特殊的观众,也咽泣声声。

陈素真唱完戏,天都快亮了。这伙人重新蒙上她的眼睛,架着她回到破庙。那时路上的积雪更厚了,两眼一抹黑的陈素真有几次险些摔倒,都被架着她的大汉及时扶住。

这一夜,陈素真遭受到极度的惊吓、冻饿,所幸那伙来历不名的“追星族”,倒也没有怎么伤害她。

有了这么一次惊吓,戏班不敢在乡村走台口了,大年三十回到县城,住在城隍庙的廊房里,一过年就开始在城隍庙演戏。

正月初六那天,杞县一个绰号“王半县”的劣绅,花钱点了《铡美案》,戏唱完后,他又拿出两块钱,要陈素真站在前台当众谢赏。

陈素真没有理他,卸了妆,自行从后台去了下处,刚端上碗喝水,那个被驳了面子的“王绅士”,便跟过来堵住门,张口就骂。

陈素真被骂得满头怒火,当即还嘴,“王绅士”骂一句,她回一句,越骂越多,越骂越粗鄙,越骂越激烈。

陈素真才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口齿伶俐,声音清脆,“王绅士”哪里是对手?“王半县”在杞县有钱有势,平日被人巴结奉承惯了,哪里受得了?他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让手下喊来一群士兵痞子,非要把陈素真绑起来带走,扬言要把她扔到乱坟岗子去。

戏班的人眼看事情要闹大,连忙给“王绅士”作揖说好话,陈素真的继父陈玉亭当众跪下给他磕头,妈妈更是对陈素真又打又骂,这样好说歹说,总算把“王半县”劝走了。

有了年前的那一惊,再加上年后的这一气,到天明时,痛哭了一夜的陈素真病倒了。

这场病来势猛恶,陈素真浑身热如炭火,咽喉疼似刀割,杞县的中医西医凡有点名气的都请遍了,一个个都蹙眉摇头,说陈素真是伤寒加白喉,外加急火攻心,抑郁内滞,伤心过度,百药都难见效。

两个月过去了,陈素真食难下咽,瘦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

正在一筹莫展时,同在一个戏班里的曹子道的父亲曹大伯找来了,对陈素真的母亲说,“孩子反正是不行了,我认识一个人,你不妨带她去看看,治好算你拾个孩子,治不好,也没啥后悔的。”

曹大伯说的这个人姓秦,五十来岁,慈眉善目,中等身材,家在离县城60华里的秦风寨,是村子里的富户,有祖传秘方,专治喉症,却不靠这秘方行医谋生。

拉陈素真的大车一路颠簸驶进秦家的大院,刚一停下,秦先生看了一眼陈素真的脸色,便让人把她抬进客厅。稍停,秦先生从内室走出,只在陈素真喉咙里迸了一点药面,一股清凉之气蔓延开来,疼痛立止。随后,陈素真又连吃了三副药,纠缠她两个多月的病就好了。

1933年秋末和隆冬,陈素真又因受人欺侮生气,两次急火攻心,喉病发作,每次都只离鬼门关一步之遥,每次都是秦先生把她治好。秦先生曾嘱咐她,病好后百日内不能唱戏,更不能生气,否则,喉咙还会犯病。

陈素真的喉病好转不久,就又登台演出了。也许,她以后的嗓子失润,是和没有完全听信秦先生的话有关?

本文《豫剧春秋(52)陈素真被一伙蒙面人劫持》地址:https://www.xiquwenhua.net/xiqudaquan/wenhua/yjcq/3987.html

上一篇:豫剧春秋(57)樊粹庭的早期剧本创作 下一篇:豫剧春秋(58)樊粹庭与陈素真的早期合作

栏目导航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