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听戏看戏学唱戏就上戏曲文化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戏曲名家 > 名家轶事 >

田沁鑫:上路的孤儿


 
  在日常生活中,田沁鑫所有的动作都是爽利、速捷的,带着几分男性气质。制作人老象告诉我,一个女导演,必须要做出相对中性的范儿,否则初次见面的人会怀疑她控制场面的能力。其实,在内心深处,她是个无邪的、带着浓厚忧伤气质的少女。

  孤儿上路

  2004年,大导演林兆华所在的人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集中了精兵强将排《赵氏孤儿》,国家话剧院也推出了强大的阵容打擂台,田沁鑫执导,倪大宏扮演程婴,韩童生演屠岸贾。
  话剧界的人习惯将2005年视为中国话剧模糊的分水岭,在那之前,话剧是激情而冲动的,会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大家都充满了创作的快乐,票房没那么被看重。
  回想起那部戏,合作多年的制作人李东始终觉得“杀气太重”,众人都精疲力竭。排练不久,扮演淫乱的庄姬的袁泉在舞台上摔伤了,锁骨穿出了皮肤。田沁鑫的话剧有一个特点,演员的动作比较大,但不是舞蹈动作,而是充满激情的话剧动作。
  制作人老象说,田沁鑫导完后大病一场,并且放弃了多年抽烟的习惯。而更痛苦的是演员,尤其是倪大宏。“导演和大宏互相折磨,痛苦不堪,我们数次看见过两人的崩溃。”倪说我演不出,田说你得想,她每天带着关于人物的新设想来现场。一次倪的头套掉了下来,他抓着头套演完了那场,气势很紧,戏一下子找到感觉了。老象回忆,田沁鑫总能抓到演员最有魅力的刹那,并且把握住。
  全剧的人都演狂了。“带着少年中国那种想象中的、很明亮的状态在飞翔般地演出。”结尾是孤儿失去了两个父亲,“从今后,我将独自上路。”孤儿在剧末说道,李东说看到那里,他眼泪就下来了,太知道导演背负的东西了。

  一个导演的成长

  李东很早就认识田沁鑫,可不太熟。他在电影学院读书的时候,田沁鑫——当时还叫田庆新的姑娘,骑3小时的自行车,冒着大风来电影学院听戴锦华的课。在李东心里,田沁鑫是个“无可救药的”、“巨大的”文艺女青年,但又不是那种怯生生的气质,本质是“横”的。
  1999年排演《生死场》。年轻的田沁鑫因为小剧场话剧《断腕》而被原中央实验话剧院院长赵有亮看中当导演,赵有亮把拍广告的李东召回话剧院做事,他坐在剧场里看田沁鑫排练。看了一次,就震惊了,他说从来没有过这种结构的戏出现在舞台上:“原来我认识了那么久的田沁鑫,是个天才。”
  倪大宏当时在话剧舞台上还没什么表现;李琳是影视演员,初次上台;还有被李东称为“巨文艺青年”、现已去世的赵娟娟,也是初次上台……可是这些人都被田沁鑫捏出来了生命力。“我到现在还奇怪,她是怎么捏出人物来的,她基本不上台示范,也不会熬夜排戏,可是最后,每个人都释放出自己来。”

本文《田沁鑫:上路的孤儿》地址:https://www.xiquwenhua.net/xiqudaquan/mingjia/yishi/27488.html

上一篇:“文艺片女王”重披戏服 下一篇:中国爱情故事感染海外观众

栏目导航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